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10:23:5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,被热捧为“新疆问题专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,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、欧洲议会、加拿大议会,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,鼓噪利用所谓“维吾尔人权问题”打压中国。2020年3月,他与众多美国政要、“东突”分子纠合,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“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”主题演讲活动,热炒“新疆问题”,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,达到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激动地一下子跳了起来,“我家张玉环要回来了!经理,我要回家!”不明情况的同事面面相觑,她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故事。她问,什么方式能最快到家?同事说,坐飞机吧。她请餐馆的经理帮忙买了张600元的机票,第二天就坐着飞机就回到了南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满脸堆笑飞奔着进村,但等来的却不是张玉环,而是她父亲的死讯。张保刚记得,母亲刚走进外公的灵堂就昏倒了,舅舅等人上去掐她的人中,都掐出血了,宋小女还是没醒。他们用“张玉环回家”骗她回家,但也没能让她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的很多年,宋小女都没有回过家,但她每月都会把挣来的工资掰成三份,一份打给帮她照顾保仁的婆婆,一份打给帮她带保刚的父亲,这两份都寄回家,另一份她留着,作为张玉环申诉的路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,德国人,1974年生人,英文名Adrian Zenz,自取中文名“郑国恩”,曾供职于“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”,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动。自2016年底开始,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频频发表和转发涉疆言论,大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,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《“墨玉名单”: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》(简称《墨玉名单》)《绝育、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——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》(简称《强制节育》)等十余篇反华涉疆报告文章,抛出“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”“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强迫劳动”“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,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”“灭绝少数民族文化”等危言耸听的谬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说,张玉环待她更像是父亲对女儿般的照顾,当时她穿的衣服都是张玉环独自到县城去挑选、购买的,“我很少出门,出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,但每次他帮我买回来的衣服,我穿都好看,大小也都合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写信?宋小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歪七扭八,她只能按照拼音对着字典一个一个字地照抄下来,写了好几天,才完成了一封上访信,她拿着这封手写的信,复印了好几份,原始的底稿她小心地藏进衣柜底下,方便来日再次复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镜头之外,她从热闹的团圆饭桌上默默离开,端着碗,一个人走进里屋,低头用筷子划着饭。她告诉澎湃新闻,这个没有实现的拥抱,好像彻底把她从过去的记忆里拉回了现实,“生活应该继续了,哪怕我心里多么不舍,也应该接受现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信,又该寄往何处?在邮局,寄信的人笑话她,“连邮票都不知道贴”,多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才勉强寄出了第一封送往北京的上访资料。